2014年8月26日星期二

【調查報告】邱和順案三份調查報告

一、


日        期:83年 9月 29日
案  由 :監察院通過監察委員王清峰(現任法務部長)所提之彈劾案,彈劾偵辦陸正案的10名警員、2名檢察官,彈劾理由為檢警在辦案時對涉案人「施以強暴脅迫」及「草率結案」。被彈劾人分別是時任台北市警察局偵一隊小隊長吳金松、隊長林欽隆、大隊長謝銀黨、隊員張景明、謝宜璋、張台雄、黃更生、新竹市警察局第一分局長蔡俊章、刑事組組長黃慶順和
警員邱彬盛;檢察官則是許良虔、羅明文。
〈來源:苦勞網 陸正案大事記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38180

報告連結: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wkhlIBacnoHY3h3UDdvZzZvaHM/edit


二、

日        期:102年 6月 14日
調查案號:102司調0032
案  由 :李委員復甸調查「據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陳訴,臺灣新竹地方法院等歷審法院審理邱和順、林坤明、吳淑貞等被訴擄人勒贖、強盜等罪,似僅依被告自白及可信度尚有疑義之證據,率為有罪判決;另負責偵辦之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內政部刑事警察局、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隊疑未依規定保存證據並辦理鑑定,均涉有違失等情乙案」報告。
報告連結:
http://www.cy.gov.tw/sp.asp?xdUrl=./di/edoc/eDocForm_Read.asp&ctNode=910&AP_Code=eDoc&Func_Code=t01&case_id=102000274

三、

日        期:103年 7月 9日
調查案號:103司調0038
案  由 :李委員復甸調查「據訴,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177號及臺灣高等法院98年度矚上重更(十一)字第7號等歷審法院審理邱和順等被訴強盜故意殺害保險業務員柯洪玉蘭命案,似僅依被告自白及欠缺關連性與信用性上有疑義之證據,率為有罪判決;另負責偵辦之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內政部刑事警察局、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隊疑未依規定保存相關證據並就涉及有利被告之證據辦理鑑定,涉有違失等情乙案」報告。
報告連結:

2014年3月16日星期日

【新聞】為冤獄把關 李復甸:生命剝奪就無可回復


◎內容節錄:

其實,鄭性澤案並不是李復甸為死刑犯請求法務部槍下留人的第一案,民間司改會、冤獄平反協會向本屆監察院還陳情多案如下:陸正案中遭認定綁架撕票而判處死刑的邱和順案,以及在后豐大橋命案中遭認定將女友丟下橋而判刑15年的王淇政案。

邱和順案亦是由監委李復甸申請自動調查,20多年過去了,邱和順是看守所中有史以來最「資深」的死刑犯,在國際人權組織的人道遊說了,看守所才准他卸下戴了17年的腳鐐,在李復甸調查報告中,同樣看到警方以刑求方式取得前後矛盾的筆錄,也同樣有法官不負責任的判決,李復甸也在完成調查後,要求法務部槍下留人,向最高檢提起非常上訴及再審的機會,但卻遭打了回票,如今,李復甸還在做最後努力,強化新事證,希望在本屆監委卸任前可以為邱和順爭取到再審的機會。


→全文網址:

2014年2月14日星期五

探視阿順

[探視阿順]          陳珮禎同學 2014-2-12

好温暖. 終於在這個寒假裡完成了一個大心願

我不會忘記你送給我的歌告訴我要努力


不會忘記你爽朗的笑聲開朗的笑容


看到你把我的照片保存的這麼好


真的很謝謝你這麼疼我


即使我沒有更多時間告訴你


看到你我忐忑不安的心終於安定了


讓我期待下一次再見


我只能在信裡告訴你


我想念你 要快樂喔

2014年1月21日星期二

邱媽媽, 阿順就讓我們來守護

{邱媽媽,邱和順就讓我們來守護!}
2014年1月20日 

這一陣子以來,邱和順的媽媽身體不好,高齡88歲的她,前一陣子因為腦血管出血、心臟衰竭,情況很危急所以住院了一段時間。當時大家討論著,有沒有可能聲請讓邱和順出來看邱媽媽?不過看守所堅持,只有在邱媽媽「病危」的狀態下才能夠准許邱和順出來探視。

1/7我和小P去探視邱和順,他還跟我們說,雖然不能去探視媽媽,但有向看守所申請,儘量打電話給媽媽,跟她說話,唱歌給她聽。

邱和順唱給媽媽聽的是這首自己填詞的歌:

思念 (邱和順作詞)

海旺A啊 去宮ㄟ叫你阿爸返來呷飯喔
我愛媽媽 海旺A愛媽媽 您我離別 是暫時
遠方的海旺A時時掛念著媽媽 希望您 要堅強
等著海旺A返去故鄉 期待您 要保重 自己的身體

那天,他還當場唱給我和小P聽。阿順沙啞的嗓音,或者說真摯的情意讓這首歌很動人,我們的眼眶都紅了。

因為擔心不太可能時常申請的到打電話親口唱,因此他跟家人約好,下次打電話給媽媽唱這首歌時,請家人錄起來,可以讓媽媽時常聽見他的聲音。

1月11日,我們聽到邱媽媽出院的消息。開心。
1月17日,慧芳(邱和順志工團)告訴我阿順的歌已經錄好了,等邱大姐轉給我們聽...
昨天,1月19日,晚上就聽到邱媽媽過世的消息。

離別不是暫時,已經成為永久的了...

今天早上我跟慧芳到看守所去看他,他從裡面走到會客室時,隔著玻璃和鐵欄杆,我感覺到他和以前會開心揮手是不一樣的,眼神黯淡、眼眶是紅的。拿起話筒,我說,我要來告訴你一件事,他說,他知道。昨晚阿順睡不著,一直到今天早上申請打電話回家,已經聽到母親過世消息。很自責無法見到最後一面。

前年我們在龍鳳宮辦活動的畫面、邱媽媽笑談著阿順的畫面在我腦海中反覆出現。如同蘇建和的父親、江國慶的父親以及盧正的父親,又是一位等不到兒子平反的母親...。不過,邱媽媽是在家中平靜的過去了,我相信阿順的歌聲一定帶來很大的安慰,邱媽媽肯定是腦中盤旋著阿順的歌聲平靜地走向另外一個世界。

我心中目前能想到就只有鄭南榕說過的一句話「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我相信若有機會聽到邱媽媽說最後的一句話,她一定會這樣對我們說的。

剩下就是我們的事了。是的,阿順就交給我們來守護。

2014年1月20日星期一

【剩下的,就是我們的事了】邱媽媽,一路好走!


又是一位沒有等到兒子平反的母親。



在昨天晚上(1/19)約六點多,阿順的母親很遺憾地沒有等到阿順平反,便走向了菩薩的懷抱。
上個星期五,阿順在電話中對邱媽媽唱了他親自創作的歌曲,相信邱媽媽離開時,腦海中必定是盤旋著阿順的歌聲,平靜的離去。

今早阿順已經得知了這個令人悲憤的消息,台灣的司法虧欠了邱家人太多,我們不會被悲傷壓垮,我們會加倍的努力。
希望邱媽媽一路好走,剩下的,就是我們的事了。